這應該是史上最顛覆的小紅帽,把大灰狼從小養到大

《格林童話》中小紅帽和大灰狼的故事應該可以說沒人不熟。

光改編動畫和電影就已經出了N多個,連 暗黑版小紅帽的故事也流傳得挺廣,更別提各種影視作品中的致敬和角色客串。

實際上,關于小紅帽的改編有愛情向、青春向、驚悚向、魔幻向等等。

但,大多還是跳不出原本故事簡單的 躲避狼、遇上狼、找到狼、殺死狼的直線框架。

若是看得多了難免出現視覺疲勞,畢竟單調的故事和直白的主題已經滿足不了這屆網民的精神需求了。

那麼,我今天就和大家聊一部全新的小紅帽故事——

《小紅帽的狼徒弟》

而要說它,那就必須要先提一下另一部作品。

那就是14年動畫化的作品 《pupa》~~

那部作品在宣布動畫化之后,就因為黑暗及獵奇的劇情走向,在網上廣受討論,但偏偏又神奇到至今未被河蟹w(゚Д゚)w

這樣一部雜糅了妹控、血腥、奇幻、陰謀等等元素的漫畫就是日本漫畫家 茂木清香的作品。

而她,也是今天《小紅帽》的作者。

故事發生在一個異世界大陸上,那里是三個種族的共同生活的世界—— 「獸人」、「人類」、「獵人」

雖說是共同生活,但想要在這里活下去向來靠得就是弱肉強食,獸人捕食人類,獵人狩獵獸人,而人類可以雇傭獵人。

在這個看似穩定的「生存鏈」中三個種族的關系實際卻是 格外的微妙

例如在獵人和人類之間,盡管在外貌上一般無二,即使在對抗獸人的層面上人類也需要獵人的幫助, 但異族人終究是異族人,就算是合作關系也不會改變什麼。

而故事的主角之一便是身為獵人的 小紅帽

他一直是鎮上的傳奇。

紅髮似血身披狼皮,仿佛就是為了狩獵而生,對人冷淡至極,報酬也從來只取自己需要的那一小部分。

被鎮民尊稱為「大人」,卻也受人畏懼,一個人獨居在被稱為 「嘆息的大樹」的樹屋上。

而就在小紅帽結束狩獵的某天晚上,他原本波瀾不驚的生活被一個意外闖入的小狼人 瑪妮打破了平靜。

獵人就算是狩獵結束也不會松懈,回家路上的小紅帽對于身后的動靜其實早有察覺,正等著一擊擊殺,卻沒想到竄出來的,是個 迷迷糊糊到自己被絆倒的小獸人。

(……,你是我見過最差的一屆狼人)

一方面因為眼前的小狼人和一個故人很像,另一方面自己也只是想教訓教訓她沒想取她性命。

看著不知是嚇昏還是摔昏過去的小狼人,小紅帽只能無奈地抱著她回了家,等她醒了再說。

(小紅帽,你是不是對「教訓」有什麼誤解?)

而等到瑪妮從床上醒來的時候,小紅帽這才注意到這個小狼人的身上竟然是臟得不得了, 一向喜好整潔的他只能把瑪妮連帶著床單一同都洗了.

之后又為瑪妮準備了晚餐和床鋪,只是剛鋪完床單,回頭看時瑪妮竟然沒有忍住徑直在原地自爆了。

剛想斥責她為什麼不直接說想去廁所的小紅帽,看著眼前瑪妮內疚又傷心的哭臉,小紅帽突然意識到: 是自己沒有聽到啊。

雖然獸人能聽懂獵人和人類的聲音,但出于獵人種族的狩獵本能, 獵人無法聽到獸人的聲音.

那是為了在狩獵時不受獵物的干擾,不能讓刀鋒變得遲鈍,不能猶豫不決手下留情,獵人從本能上拒絕獸人。

夜深人靜的時分,瑪妮睜開了眼睛,她悄聲向還在熟睡的小紅帽表示了感謝便偷偷地溜出了小紅帽的家。

她想要去找回消失了很久的媽媽,卻不小心撞上了正在進食的獸人通緝犯。

就要被吃掉的時候,小紅帽及時出現。

看著眼前這個弱小到根本無法自保的小狼人,再加上自己不喜獵殺無辜者的原則,小紅帽決心收她為徒,并在今夜教授了她第一條知識 :狩獵

于是,小狼人瑪妮和「小紅帽」烏爾,一個是聲名遠揚的獵人,一個是弱小年幼的狼人。

兩個明明不可能有聯系的種族卻組成了一對最奇特的師徒,而一切才剛剛開始。

誰都料不到最終的結局會是什麼……

在這個糖里藏著刀子、刀子又帶著糖渣子的漫畫里,盡管劇情明里暗里地不斷透露出一股濃濃的陰謀和前方高虐的氣味。

但可以很明顯地看出,茂木清香想在這個既殘酷又溫馨的故事中講出點不一樣的東西,而不是僅僅一個另類的 「這個獵人不太冷」的溫情故事。

在某次外出旅行中,兩個人要前往人類居住的城鎮。

瑪妮借著衣服遮掩住了獸耳和尾巴,畢竟是第一次來到城鎮,瑪妮在大街上興奮地朝路人們大聲地打著招呼。

人們只以為瑪妮是個新來的小女孩便熱情地回應, 只是一見到小紅帽來找瑪妮,人們就立刻躲開了。

繼續走著的兩人轉過街角,正碰上幾個人類對著已經被殺死的獸人討論著如何買賣皮毛。

事實上,對于那些輕易踏入人類城鎮的獸人來說,它們的下場大多如此。

意外之下,瑪妮被另外的獵人希爾科內斯發現了身份而在這個城鎮中逃竄。

出門尋找瑪妮的烏爾也被希爾科內斯纏上,當烏爾在希爾科內斯故意制造的爆炸中救下一個小女孩時, 竟然沒有一個人表露出一點感激之情。

只是對烏爾的異族身份指指點點、議論紛紛,并希望烏爾盡快離開。

就算是救了孩子的異族也不覺得感激只是因害怕而厭惡,不難想象如果瑪妮若是在人們的面前意外暴露, 那些曾經笑臉相迎的「溫柔的人」又會是怎樣一副面孔。

不過,好在瑪妮逃跑時一直用衣服緊掩著自己,因此并沒有引來人們的騷動,只是在轉角時,不小心撞上了正被這個鎮子通緝的逃犯 「徘徊野獸」

其實他只是一個愛上了失明女孩而躲藏在鎮子里的無害獸人。

由于獸血過濃他不像瑪妮有近似人類的樣貌,為了能觸碰到她,他向神秘人換取了一只人的右手,成為了只屬于那個女孩的花店先生。

就在他和瑪妮閑聊的時候,烏爾和希爾科內斯先后追了過來。

在打斗中,希爾科內斯故意對花店先生實施了虐殺,雖然被烏爾救下,但意外地, 花店先生那只被人換過的手發生了異變。

希爾科內斯見情況不妙便立刻離開了,只留下烏爾和瑪妮以及神志漸漸模糊的花店先生。

烏爾看著眼前不停蠕動的、膨脹的「手」,只覺得那東西上的紋路似乎在哪里見過。

而瑪妮看見花店先生痛苦的樣子趕緊跑過去安慰,但花店先生很清楚自己已經快要喪失了自我,掙扎地對瑪妮說著快殺了我。

不是所有善良的人都能得到一個好的結局,就在烏爾為難著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不殺死這個無辜者就能解決問題的時候。

完全異化了的「手」朝著兩人撲來,烏爾沒辦法只能殺了他。

在烏爾聽不到的聲音里,花店先生哭著說了無數聲謝謝。

而此時的烏爾雖然仍在愧疚自己殺死了一個無辜者,卻意外地注意到了花店先生有一部分的毛發變得極其鮮紅,就像自己的頭髮一樣,而遠處一個黑影隱在樹梢上,悄悄地看完了一切……

盡管只是一個單元故事,但漫畫還是不停地拋出各種各樣的問題,而聯系到主線,不得不讓人好奇:

烏爾的紅髮從一開始便說的「不吉利」到現在「毛發變紅」,難道他也被實驗過嗎?

如果沒有, 烏爾討厭人類的原因會和他熟悉那個紋路有關嗎?

那個給花店先生換手并畫下咒文的黑影到底是誰?

劇情里不斷提及的瑪妮消失的媽媽和狼人谷的慘案會和這個黑影有關嗎?

而這些問題只能留給漫畫去解答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