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籃高手》最強陣容里,有一個位置的人選是公認的

來吹一吹我最喜歡的安西教練。

安西光義。

描述一下他的長相的話就是:身材不高然而橫向挺大,頭髮全白但是有雙下巴。看第一眼擔心他有心臟病,看第二眼斷定他有高血壓。不過看著還挺慈祥的。

如果我和你說這個胖胖的老爺爺當年居然是全日本國家隊的成員、籃球名將,退役之后是大學籃球名帥,你敢信?

很遺憾就是這樣,我們看過《灌籃高手》的都知道,除了安西這位胖胖老爺爺之外,《灌籃高手》里還有偏分怪阿貝、陵南隊教練田岡茂一:

平頭老猩猩、海南隊教練高頭力:

矮個子老頭、豐玉隊教練北野:

其真實身份分別是:

前神奈川縣第一球星、前神奈川縣「恐怖的新人王」、前大學籃球名將。

如果要打個比喻的話,高中時代的田岡就是仙道,而當時的高頭則是流川……

只不過多年過去,他們的外貌看著就像你去超市買菜可能碰上的大爺阿貝,而身份變成了各個高中籃球隊的教練。其實,哪個教練當年又沒風華正茂過呢,只不過時間把他們的熱血掩藏在了深處而已。而當初那些捧著《灌籃高手》的少年們也紛紛立業成家,或許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他們去球場打籃球的時間越來越少,但是他們依然在用一種別的方式表達著對籃球、對《灌籃高手》的愛。

然而,井上雄彥畢竟沒畫過流川和仙道在一個隊打球的樣子,于是這種看似理性的分析到最后就進入了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窘境,誰也沒法說服誰。好在這灌籃高手第一陣容里,起碼有一個位置是大家都認定的—— 教練肯定得是「老爹」安西光義。

安西教練是眾教練口中公認的「勝負師」

談論一個高中籃球教練,首先得先看看他 招攬人才的能力。

安西教練的一個身份是其余教練都沒有的,那就是他昔日日本國家隊球員的身份。這在學校招攬籃球人才的時候會是一個重要的籌碼——一所普通的縣立高中里居然有三井、宮城這種在中學時代就已經成名的球員,其原因就在于安西教練的存在。

評估一個高中球隊對球員的吸引力,重點是要看那些在國中時代業已成名的球員如何進行抉擇。而仔細分析陵南、海南以及翔陽三隊的人員配置的話:花形在高一時期只是中規中矩的球員;阿神在高一時是個瘦弱中鋒;魚住在高一時就是個傻大個;福田在高一時斗志昂揚但技術粗糙……

也就是說,湘北之外的神奈川三強球員里,高一時代就已經是明星球員的只有牧、藤真、仙道三人。牧與藤真在高一時就并稱雙雄,成為了球隊的核心;仙道則是田岡從東京挖過來的,可能他根本就不知道湘北有個安西教練。

于是!或許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 安西教練≥強隊核心+獎學金。安西對湘北招募強援的意義可見一斑。

畢竟嘛,雖然當年都是籃球手,但是國家隊選手安西和縣級明星田岡的差距還是比較明顯的。

田岡的陵南黃金一代野望就這樣在安西教練的名聲前敗下陣來

說完了招生,再來說說球隊的 訓練

訓練這個環節,毫無疑問是一支高中籃球隊積攢實力的重中之重。在神奈川范圍內,陵南的田岡和海南的高頭力崇尚的都是高強度的大劑量訓練。事實上,籃球天賦平平的魚住成長為神奈川僅次于赤木的中鋒,靠的正是田岡崇尚的這種剛訓練量。神奈川之外,全國王者山王工業,其訓練量更是恐怖。

湘北的訓練強度別說和山王比,就算是比陵南海南也差之甚遠。在湘北,每天的集中訓練之后安西教練都直接離開,剩下一些隊員進行自主訓練。這樣的訓練安排一方面自然和安西老爹那讓人擔憂的身體狀況有關,但主要還是擔心一味進行高強度訓練最后導致部員難以承受壓力最終退部。如果本就人員寥寥的籃球部進一步減員,很多日常訓練項目都將無法安排,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劑量不夠質量湊。

雖然湘北隊整體的訓練量相對一般,但球員的成長速度卻絕不輸給任何球隊。全國大賽之前,安西教練通過突擊班式的集訓讓櫻木掌握了跳投技術——正是這項技術讓山王戰中櫻木大放異彩。兩萬球的投籃量雖然很多,但是在短短時間內就從門外漢進步到跳投能夠穩定的分也是堪稱奇跡了。畢竟安西教練見多識廣,當年還是大學名帥,訓練起高中球員還是游刃有余的。

安西給櫻木開小灶時,還調動櫻木軍團和赤木晴子來協助,這毫無疑問大大提高了櫻木的訓練積極性

訓練之外,在日常小事里一點一點幫助球員進行 心理建設,也是教練的重要任務。而安西教練恰好深諳此道。

要知道,安西并不是不會高壓訓練。恰恰相反,在他還在大學執教時,他是遠近聞名的斯巴達教練,也正是因此他失去了愛徒谷澤。到了湘北之后,安西搖身一變從「白發鬼」成為了「白發佛」。平易近人、憨態可掬...而也正是因為谷澤的影響,他在湘北尤其重視在日常的訓練中幫助球員建立強大的意志。

很多日常訓練里安西教練的話真是堪稱語言的藝術:對流川的鼓勵,對櫻木的誘導,但是在我看來最經典的還得是 湘北輸給海南后一次訓練里他對三井說的一句話。

那次訓練里,櫻木面對沒有赤木的湘北內線群大殺特殺,角田之類完全不是他的對手。這時安西對三井說: 「櫻木成長地很快,現在湘北首發之外隊員已經完全攔不住他了,你能替我去教育一下櫻木嗎。」

乍一看這似乎只是引出之后櫻木投籃特訓的一句話,但其實這句話里也包含著安西對于三井的肯定:為了更好地教育櫻木,我需要你三井的幫助。而最后三井果然是風騷地扯掉了頭巾,裝作有點無奈地說了一句: 「我會盡力的。」

隨后,櫻木被三井防得完全切不進內線,一分都沒再得。

幫助球員調節心理,日常的心理建設固然是重中之重,一些 臨場心理疏導也必不可少。

安西教練在這件事情上也是個中能手,最能體現這一點的當屬在山王戰前安西對宮城和三井進行的巧妙暗示:

宮城良田要在山王戰中對陣山王三巨頭之一的深津一成,本就身材矮小的他十分不安,這時安西卻對宮城表示他認為在控衛這個位置上湘北占優,并以一句反問激發了宮城的斗志,可以說是恩威并施了;

而另一邊,三井因為緊張不停地跑廁所,注意到這一點的安西也跑到廁所假裝要尿尿,然后告訴三井「山王專門派了個全國聞名的防守專家來對位你,看來山王對你也十分忌憚」,三井一聽立馬來了精神,國中MVP的自豪感重回心間。

消除了這兩個人的緊張情緒,再加上一根筋的流川、沒頭腦的櫻木和成熟的赤木,湘北才終于能夠克服心理障礙,真正擁有挑戰山王工高的資格。

而在比賽后半段,湘北被山王的全場緊逼壓迫打得喘不過氣來一分未得的時候, 安西并不是機械地向櫻木傳達爭搶進攻籃板的指示,而是把櫻木換下來,引導櫻木自己去思考。

搶籃板是每個內線隊員理所當然的責任,櫻木也是一直搶著籃板到全國大會的,但是在山王戰后半場那樣的窘境中,櫻木的前場籃板是湘北唯一的突破口,是一切后續的前提。

也就是說那一次櫻木真的有成為了球隊救世主的機會,而 安西就是想讓櫻木自己意識到這一點,這樣才能激發出櫻木的才能。如果只是直白地告訴他,櫻木大概也只是繼續被野邊卡住身位然后嘴里罵罵咧咧吧。

安西教練在勝負關頭對櫻木的這段引導可以說是循循善誘了

當然了,要說最能體現安西教練功力的一點,還得是他有針對性的戰術布置。

要說針對性進行戰術調整,安西教練是毫無疑問的灌籃第一,且把第二名甩得尾燈都看不見。整部漫畫中,安西教練比較明顯的臨場戰術調整有如下幾次:

練習賽對陵南讓櫻木和流川雙人包夾仙道;

縣大會對海南4人包夾阿牧,櫻木貼身盯防阿神;宮益上場后3人包夾阿牧,櫻木盯阿神宮城盯宮益;

全國大賽對豐玉換上安田主打陣地戰;

全國大賽對山王針對小河田讓櫻木做主攻點;

相比于安西,其他幾位教練都有著或大或小的缺點:

高頭力洞察力強,臨場戰術調整也很精到,但指揮逆風比賽的時候容易焦躁;

田岡對形勢的判斷常常出現問題,認定木暮和櫻木是湘北弱點直接導致陵南輸球;

堂本五郎的戰術調整過于機械化,上半場換上小河田最后成了櫻木的經驗寶寶,下半場取消暫停間接導致櫻木絕殺。

而安西教練臨場指揮堪稱神級,也就是身體不太好缺席了一場比賽—— 而那場比賽他的缺席則被田岡認定是湘北最大的隱患:曾經是國手的安西教練,光是坐在教練席就能夠給球員以足夠的精神力量,這也從側面證明了安西教練的臨場指揮對湘北戰斗力有著巨大的影響。

縣大會對陣陵南陷入僵局時,湘北雖然在正確的時間喊了暫停,卻沒能想出任何有效的戰術調整

安西教練讓我最佩服的一點,倒不如說井上雄彥讓我最佩服的一點,就 是這部作品中的教練們表現得都很像「高中體育部的教練」,而不是職業體育隊的教練。

高中體育部活,對于大多數高中生來說也只不過是自己人生的一部分。強如赤木剛憲最后也沒能保送到深澤體育大學,而是按部就班地參加大學聯考。但是在日本,體育系部活生在求職時卻有著明顯的優勢,因為他們能抗壓,懂合作。

安西的老友,豐玉前主教練北野無論走到哪里都會教孩子們玩跑轟戰術,理由很簡單, 因為這麼打籃球孩子們最開心。

是的,很多時候或許勝利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參與本身。每年的全國大會,再加上地區預選賽,有那麼多球隊參與,卻只有一支球隊能拿到冠軍。難道我們就能否認其他少年的青春了麼?

田岡在陵南戰敗無緣全國大會時主動攬過責任并且表揚隊員;金平在豐玉絕地大反擊的最后關頭放下架子為球隊吶喊;堂本在山王戰敗后對第一次敗北的弟子們說的那句「曾經輸過這件事總有一天會成為你們巨大的財富」...《灌籃高手》里的每一名教練,他們都在想比賽之外,乃至于籃球之外的事情。

安西教練呢?他讓谷澤為球隊而戰,他幫助三井克服心理障礙,他讓流川認清自己的實力并鼓勵他成為日本第一,他在山王戰的最后關頭還不忘提及木暮這位在全國沒機會上場的老將為球隊打下的基礎,他在櫻木為背傷所困時取消了換人...在這位胖乎乎的老爺爺心里,湘北的隊員們不僅是籃球手,更是他的一群孩子。

是的,高中體育部的教練,在教練之上,或許更多的是一名基層教育者,他們教給了那些少年的,除了籃球之外還有很多。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