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了一輩子,哪怕70嵗我也愛這個男人

木村拓哉,帥了一輩子的代名詞。

昨天是木村拓哉 50歲的生日,他在微博曬照感謝粉絲祝福,兩個女兒木村心美&木村光希也紛紛曬照為大神慶生,

果然大帥哥的50歲也還是大帥哥啊~

前段時間木村拓哉為了宣傳新片,扮演織田信長參加了「岐阜信長祭」的騎馬游行,超過96萬人申請觀看,最后到場62萬人,打破了這一活動自創辦以來的人數紀錄。

說頂流誰是頂流!

木村拓哉,真正的日娛天降紫薇星,93年憑借《愛情白皮書》里的三番男二爆紅,從此拍一部爆一部,一路扶升成大TOP。

大部分人對他印象最深刻的作品,可能是那部浪漫經典的《悠長假期》,又或者是讓木村在被公司雪藏之時成功翻盤的《律政英雄》。

但今天想跟大家聊的,是首播于1997年,由木村拓哉、松隆子主演的 《戀愛世紀》

這部劇當年在日本播出時掀起收視狂潮,刷新了富士台月9黃金檔日劇的平均收視記錄,也讓兩位主演從此成為大熱的熒幕CP。

連石原里美都在節目里說過,小時候看電視希望木村拓哉能和松隆子結婚。

(是CP粉的心聲沒錯了!)

但較遺憾的是,它未像《東京愛情故事》那樣在日本海外也引發現象級的討論度。

借著前段時間首頁有人考古這部劇,我重溫了一遍《戀愛世紀》,發現這部25年前的「純愛劇」超前映照了不少當下觀眾關于戀愛劇的迷思,現在看不僅不會覺得過時,甚至有些地方會讓人覺得仍然前衛。

首先要說的是,《戀愛世紀》最大的看點就是25歲的木村大神和20歲的松隆子的顏值,是高糊畫質也無法封印的美貌。

年輕時的木村拓哉在這部劇里有一種銳不可當的帥氣,一雙眼睛真正的顧盼神飛。

(被顏值霸凌了...)

再來是20歲的松隆子,靈動自然,元氣滿滿,

光是看著她神采飛揚的樣子,本打工人都覺得提氣。

《戀愛世紀》顯然受到了《東愛》的影響,男主哲平(木村拓哉 飾演)的人設有點像無拘無束的三上。

情感經歷卻和永尾完治類似:有個剪不斷理還亂的白月光初戀,而白月光多年后因緣巧合成為了哲平哥哥的未婚妻,和他低頭不見抬頭見。

女主理子(松隆子 飾演)像是柔和版的莉香,家鄉在長野,她只身一人在東京工作和生活,個性活潑,喜歡變魔術。

如果按照現在的是 「標簽式嗑CP大法」,《戀愛世紀》可以說是要素齊全。男主和女主是「歡喜冤家」+「辦公室戀情」、兩個人分分合合是「相愛相殺」、男主和白月光初戀是「叔嫂文學」、男主哥訂婚后還和前女友糾纏不清還能吹一波「背德感」......

似乎在當下的偶像劇創作邏輯中,標簽碼得越多,受眾就越廣泛。

但作為偶像劇的資深觀眾,我想說不是這樣的。

《惡作劇之吻》之所以經典, 不是因為這是一個冰山學霸×笨蛋甜妹的故事,而是因為這是屬于江直樹和袁湘琴的故事。沉浸在這個故事里的觀眾,愿意真的相信宇宙里存在一個平行時空,那個時空里有永遠不害怕被拒絕、直進勇敢的湘琴,也有愿意從云端步入現實、一點一滴學習著去愛人的江直樹。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標簽極易復制,但人物的飽滿程度和故事的張力卻很難臨摹,此所謂「畫虎畫皮難畫骨」。

既然在「戀愛」這個命題中,故事套路大抵相似。那究竟如何辨別一部戀愛劇的優劣呢?

借用一句名言: 細節決定成敗

拿《戀愛世紀》中兩個被考古最多的情節來說。

一處是哲平從公司的設計部轉到了營業部,需要每天對著客戶點頭哈腰沖營業額,各種不適應。營業部課長也看不慣他的自由派作風,要求他剪去長髮。👇

就在哲平振振有辭的跟課長battle的時候,理子直接繞到他身后,一剪刀咔擦了他的小辮兒。

(傳說中的「松隆子一剪刀下去,半個日本的男人都剪去了長髮」)

整個辦公室的人都瞳孔地震。

通常來說偶像劇里這個距離不是要接吻就是要打架,此情此景我非常確信男主是想打架。

另一處👇

是哲平和理子處于熱戀期的時候,兩個人吃飯吃到一半,哲平吐槽理子穿的棉襖老土,

理子卻突發奇想兩個人可以穿棉襖在公司年會上表演雙簧;哲平嘴上說嫌棄,動作卻很配合。

(他甚至還指導了起來)

然后演到一半,理子的老爸進來了......

小情侶面面相覷中。

雖然僅兩個片段,但男女主之間的互動感已經呈現出來了,完全不似如今偶像劇一通狂撒的工業糖精,而是非常 生活化、接地氣。不需要過多強調兩個人的關系、不需要推一堆沒用的特寫鏡頭,但就是看得人不自覺嘴角上揚。

除了 對CP感的自然刻畫,這部劇在很多地方都在無形中超前「拉踩」了現在的偶像劇。

今年的一部爆款古偶劇,曾因為「雙潔」(指戀愛雙方從肉體到精神上都保持絕對純潔)的設定吵上了熱搜。

而《戀愛世紀》的第一集,男主哲平和女主理子相遇在東京街頭。哲平是因為沒趕上回家的電車,理子是因為跟男朋友吵架分手被趕下了車。

兩個人搭訕了沒幾句,哲平便邀請理子去酒店開房。

沒錯,第一集、第一次相遇就是這樣的開場,導演甚至懶得再扯一個「酒精」的幌子。

就連開房這件事,兩個人也有著各自的小九九,哲平是想蹭個地方住;

理子則鐵了心要捉弄他,到酒店房間后猛唱卡拉ok,在哲平洗澡的時候就呼呼大睡,第二天早上留下紙條后美美跑路,還不忘提醒對方「房費是可以刷卡支付的哦~」

除了這處情節,劇中還多次強調了哲平「好色」的特點。

正式戀愛后發生關系,理子第二天在冰箱上留下了自己的感想:

同居后在家里打掃房間,結果理子在床底下發現了一堆性感雜志。

這算不算「成年人的愛情」不知道,至少故事的兩個主角都是身心發展正常的成年人。

而這個人物特點和哲平自身的性格、經歷也是對得上的——

之前一直在公司的設計部工作,生活散漫自由;長得帥+伶牙俐齒,從校園時代就是人群焦點,走哪都被美女搭訕。

在這樣自洽的人物邏輯里,「雙潔」甚至不構成一個問題, 正視欲望的存在、讓所有設定為人物、故事而服務, 而不是本末倒置,把故事的合理性讓位于某個標簽(「雙潔」或是其他任何)。

現在的國產偶像劇最常被詬病的還有「懸浮」。

男主人設進則霸總、退則霸總之子、原生富二代、天才少年、高冷學霸....女主人設也隱隱從「台偶時代」的灰姑娘轉變到了真白富美、真公主。

試問,如果偶像劇里都是這樣的主角,那他們談起戀愛來怎麼可能不懸浮呢?

一部戀愛劇,三分講戀愛三分講商戰還有四分留給原生家庭,

聽懂掌聲。

這樣的設定也許能好嗑,但卻再難為普通人的戀愛提供什麼參照。

可能大多數觀眾也不需要這種參照,在高壓的生活節奏下,「談戀愛」變成了一件成本高風險高的事,而「戀愛腦」則成為了一種「互聯網原罪」,得了的人是要被送到深山里挖野菜的。

但在《戀愛世紀》這個故事里,戀愛比天大,人們仍然愿意相信愛情,愿意調動全副身心開始一場戀愛。

(可以感受一下這部劇的配樂,積極又昂揚↓)

而它是如何講好平凡都市男女之間的戀愛故事的?

戀愛劇中最常見的橋段:吃醋。

理子發現哲平的柜子里保存著前女友送他的手套,吃醋耍小性子,

隨后兩個人開始爭論,哲平說理子太以自我為中心,理子則開始質問他為什麼要和自己在一起,

接著就要鬧分手,理子氣沖沖的穿著衣服準備出門,

理子出門之后,哲平反而露出了笑容。

為啥呢?因為理子沒穿鞋。

打開門一看,她果然站在門外等著哲平來哄。

總之,醋要吃,氣要生,但這是確認「你愛我」的一種手段,而非真的要分手。

戀愛中男女這些微妙的小心思,單「奪門而去卻沒有穿鞋」這處細節就能展露無遺。

這兩人又是怎麼和好的呢,

第二天公司團建,陌生女子向男主哲平示好被理子看見,兩個人又開始拌嘴。

理子氣急敗壞的質問,

「明明在和我交往,卻在我面前跟別人親熱」

哲平沒有去順著解釋這個行為(本身也沒有什麼好解釋的,他被親的時候完全被動),而是抓住了理子話里的漏洞,

「誒?我們在交往嗎?我們昨天不是剛分手嗎?」

然后順坡下驢,說兩個人單獨從團建中走出來,一定會被公司其他人說閑話的,「干脆還是別分手了」。

不是情話、勝似情話。

(kswlkswl!)

試想一下如果這里開啟「霸總文學」模式,開始讓男主甩一堆霸總語錄....那這樣的戀愛該有多無趣啊!!!

看到《戀愛世紀》后半部的時候,也有一部分觀眾覺得厭煩:怎麼這兩個人一直在「吃醋—吵架—冷戰—和好」之間循環呢?

我想說的是,不然咧?

普通人的戀愛每天糾結的不就是這些看似無解的小事嗎?

劇中男主的一段台詞:

「大家都把戀愛幻想得很美麗,圣誕節要怎麼過、約會要去哪兒、專注在兩個人的世界中,不往別處看。以同樣的心情相互凝望,那就是理想的戀愛。不過,實際上,只是吵架、互相傷害對方、勉強遷就對方,可是,還是不想就這麼容易讓它結束。戀愛就是這麼一回事。」

代入到當下的偶像劇中,不難發現,「理想的戀愛」太多,而瑣碎又現實的戀愛卻太少。

究竟是觀眾無心還是創作者無力呢,答案未知。

但好在光影永恒,我們仍可沉浸在《戀愛世紀》的余暉中,做一場真情實感的美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