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排球少年!!TO THE TOP》中,「三個轉捩點」對日向的影響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聊到過《排球少年 Ⅳ》與前三季動畫稍有不同的地方,前者著重於個人的改變,而後者則著點於整個排球團隊的配合以及成長。

並且《排球少年 Ⅳ》動畫中存在著三個轉捩點,這三個轉捩點對於日向翔陽在動畫中的成長有著十分重要的影響。下面我就從動畫裡的一些細節來詳細談談,關於這三個轉捩點的含義以及作用。

向上飛翔

第一個轉捩點——分離

分離,也就意味著從得到變成失去或者遠離,這也是「孤獨」的一種體現方式。

人是一種社會性的群居動物,一個人很難離開他人而單獨存在,並且,在那種「個人自我封閉」的空間內,很容易滋生一種以消極為主的狀態,它就是「孤獨」。

個人而產生的「孤獨」

就我們自身而言,我們對於事物的認知來源於兩個角度,客觀與主觀角度。主觀角度是從自身意識出發,很容易受到自身情感的影響而波動,從而對事物的認知產生一定的偏見。

客觀角度是從「局外人」出發,拋卻一切外界因素以及自身意識的影響,理性地分析事物,換句話而言,無論我們承認與否,存在的依舊存在,這就是客觀。

客觀與主觀

上面談到「孤獨」是一種以消極為主的狀態,但這僅僅是以主觀而言,而客觀的「孤獨」有時也會產生積極的影響,就比如在《排球少年 Ⅳ》動畫中,這種積極的影響就有體現。

排球是一項以團隊為基礎的多人對抗性運動,這一點在前三季的動畫中都有著重體現,而第四季動畫開頭便直接將整個團隊打亂,「獨立」出個人,這也是我前面所說的第四季與前三季略有不同的地方。

《排球少年》

其實,在前三季的動畫中,我們不難發現,日向翔陽與影山飛雄可以算是關係匪淺的夥伴,這種關係比隊伍中的隊友關係要深刻一些,有一點類似于 「共生」關係,他們兩都能通過對方的存在而體現彼此的價值。

而在第四季動畫中,這種關係似乎就有些不同了,這裡就暫且叫「單向寄託」關係吧。首先,就第四季第一集動畫而言,其中透漏出一個關鍵的資訊:「日向一直都是向上跳的,因為他堅信影山一定會把球送到他的手上。」

而第三集動畫中,影山飛雄也透漏出一個資訊:「一不小心習慣了,這麼高也夠得上不是當然的嗎?」這裡影山口中的習慣,是習慣什麼呢?

習慣了?習慣了什麼?

首先,就影山參加的訓練營而言,整個訓練營是集齊了日本有實力的選手,能參加這個訓練營的人,自然都是強者,身體素質自然也不差。

在動畫中,影山的摸高在337cm,而日向的摸高在333cm,這裡需要注意一點,影山只是一個二傳手,其作用是組織隊伍的進攻節奏,而參加青訓營的那些選手中,攻手的摸高就算不會超影山太多,那也不可能比影山低吧,就這些而言,如果青訓營中的選手都無法夠得上的球,那日向應該也夠不上吧。

摸高測試

所以,影山口中的「習慣了」,很大程度上不是指習慣了日向的躍起的高度,那動畫中「習慣了」指的什麼呢?

我個人覺得,這種「習慣了」是指影山習慣了整個青訓營的強者對抗節奏,從而毫無保留地將自身的實力展現了出來,下面是一張關於影山在青訓營中的圖片,而這張圖片所展現的是影山內心那種無法抑制的激動之情。

這或許才是真實的影山吧

因此,就這裡來看,影山與日向的關係更像是 「單向寄託」關係,日向寄託於影山之上,而影山為了配合日向也壓制了自身。

也正是這種單向的寄託關係,讓日向在影山離開後會產生一種失去依靠的「孤獨感」,此時的「孤獨感」是消極的,是由外界環境引發的分離而造成的。

但也正是由這種由分離造成的「孤獨感」才讓日向有了接下來的行動,這時候的「孤獨感」就有了積極的意義。

第二個轉捩點——主動

機會往往是不等人的,天上掉餡餅自古都是不可靠的。

其實,動畫中的「主動」,很多時候是通過日向的那種看似莽撞的性格表現出來的,但在這種表面的「莽撞」背後,隱藏的可是那一絲絲的細膩。

動畫中影山被選中參加青訓營,月島螢受邀參加模擬青訓營,而日向卻沒有任何邀請,這也是一種「孤獨感」,但這種「孤獨感」卻是消極與積極相交織的,由消極轉變成積極的「孤獨感」。

對於日向來說,為什麼他選擇的是去混進模擬青訓營而不是青訓營呢?當然不是因為模擬青訓營比青訓營更好,這就要涉及到關於隱藏在「莽撞」之下的「細膩」了。

不認識路:青訓營是在一座運動館中進行的,影山都需要自己去對照著老師給他寫的位址去找,而日向是沒有地圖的,他也不可能去找老師要,那樣的話,也就暴露了自己的意圖。

白鳥澤高中

而模擬青訓營卻是在白鳥澤高中舉行的,恰巧在前幾季的動畫中,日向去過幾次,也算得上輕車熟路了,相比之下,日向當然是選擇模擬青訓營更好些。

相較於國家隊而言,縣城舉辦的訓練營不會那麼嚴格:青訓營是國家選中的,而模擬青訓營是日本縣城選中的,就這點來看,兩者的規格就相差甚遠,想要混進青訓營肯定要比模擬青訓營難得多,這也是日向選擇模擬青訓營的原因之一。

國家的青訓營管理嚴格

無論怎麼說,這些選擇都是在日向行動之後才產生的,如果日向不主動去抓住這種機會,那麼他就只有烏野訓練了,並不是說烏野不好,只是對日向而言,卻少了影山的烏野很難提供給日向其他的幫助,日向也是因為明白這一點才去白鳥澤高中的。

這種由「莽撞」而造成的「主動」,儘管看似衝動,但卻是日向心中最真實的想法。

第三個轉捩點——思考

思考,這是一個至關重要的過程,無論是現實中還是虛擬的動畫中,它都決定著一個人向上攀登的高度。

在這三個轉捩點中,這一個轉捩點無疑是最重要的一個轉捩點,而這種 思考其實是一種由主觀印象向客觀事實轉變的跡象,同時也是一個認知自己的過程。

「你在做什麼呢?」

動畫中,從牛島若利向日向提出「那你在幹什麼」的問題開始,日向才真正開始思考,之前他以撿球員的身份留在模擬青訓營,每天的任務就是撿球,後勤,然後在大家都離開之後,自己在運動館訓練,一成不變,想靠著自己的毅力打動鷲匠鍛治教練,但事實證明,這樣是不可取的。

這就註定著日向是無法參加訓練的

直到牛島問出這個問題之後,日向才意識到自己是真的在浪費時間,開始思考自身與牛島、影山等人的差距,才會在夾縫中求生存,以一個「局外人」的身份看球場變化以及學習每個人的技術,取長補短。

開始著點於思考

也正是這一個轉捩點,為之後日向的成長奠定了堅實的道路,可以說,前兩個轉捩點的存在都是為了這一個轉捩點而服務的。

沒有由分離而產生的一種「孤獨感」,就不會讓日向產生一種來自於心底的「莽撞」,從而也就不會讓日向產生思考認知自身的念頭。

End

動畫中的三個轉捩點分別是分離、主動以及思考。轉捩點——分離是由外界的環境因素所造成的,轉捩點——主動是由主觀意識所驅動的,而轉捩點——思考,則是靠著客觀角度來進行對自身的認知, 這三個轉捩點是一個由外界到自身,從主觀到客觀的漸變過程。

向上飛翔吧

也正是這種由外界到自身,從主觀到客觀的變化,讓日向對於自身有了更充足的認知,有了一個在球場之外觀察以及學習他人的機會,給了他一條延綿高峰的道路。儘管崎嶇,但也堅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