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戰士》基情滿滿:佐伊賽特的死,帶走了昆茨埃特僅剩的溫柔善意,不效忠于女王,不效忠于黑暗,只效忠于爱人。

相愛的人,可以風花雪月,但相互寵愛的人,才適合慢慢變老。

畢竟,唯有那種,雖然不能給你全世界,卻可以將自己的全世界,全部相贈的寵愛,才會讓人沉迷至深。

在真愛面前,一句溫暖的情話,可以令整座寒冷的冰山,消融成水流;

一次暖心的安慰,可以令陡峭的壁崖,生長出屬于愛情的藤蔓;

畢生真摯的付出,可以讓干枯的樹枝得到滋養,生出鮮嫩的新芽。

人生一場,長樂未央,山川湖海,錦繡江山,唯有所愛之人的心里,才有那番,向往至極的美好四季。

就如哪怕是冰冷無情,人狠話不多的黑暗四天王昆茨埃特,也會在面對,黑暗四天王的老幺佐伊賽特之時,露出難得的柔情。

而喜歡花,愛浪漫,珍惜臉,最愛昆茨埃特的佐伊賽特,則是不效忠于女王,不效忠于黑暗,只效忠于愛人。

在冷漠殘忍的黑暗王國之中,唯有昆茨埃特與佐伊賽特,對彼此有著獨一無二的情感。

愛在那個盡是妖魔的國度里,是最為稀缺的資源,身為妖魔中的高層,昆茨埃特卻與佐伊賽特大談辦公室戀愛。

一個力量強大,沉默寡言,卻給了對方無底線的寵愛,一個嫉妒心強,忠貞不二,奉獻出了自己所有的真心。

黑暗四天王向來都是各自為政,絲毫不團結的,可只有昆茨埃特與佐伊賽特,始終抱團取暖。

而那份聯盟無關利益,無關任務,只為真心,但感情與感情,也是有多不同的。

昆茨埃特忠誠于,被封印著的美達利女王,在佐伊賽特執行任務的時候相助,除了為保護他之外,更是為了得到能量,讓美達利女王開心。

而佐伊賽特不同,他滿腔熱血,只為心愛的昆茨埃特大人。

他賣力的去完成任務,無論是尋找彩虹水晶,復活被封印的妖魔七人組,誘捕夜禮服假面,還是尋找夢幻銀水晶,不為別的,只是為了讓愛人開心罷了。

他是黑暗四天王里,年紀最小,個性最耿直的一個,長著一張極像女孩子的臉龐,卻在昆茨埃特面前,嬌柔的像一朵粉紅色的玫瑰花。

狡猾,聰慧,和狠毒,絕對是佐伊賽特的代名詞,他從來都不靠武力蠻干,而是致力于設置陷阱。

佐伊賽特十分洞悉人性,在涅夫萊特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愛上了人類女孩大阪奈留的時候,他便敏銳的發現了。

為了立功,甚至可以殘殺同伴,綁架大阪奈留,令前來營救的涅夫萊特慘死。

因為水兵月頻頻對大阪奈留出手相救,便認定她們是好友,為了引出水兵月,還打算將大阪奈留變成妖魔。

在每一次在任務中,佐伊賽特差一點就消滅水兵服美少女戰士的時候,總有夜禮服假面出現干預,令他功敗垂成。

因此,佐伊賽特對夜禮服假面十分憎恨,卻也因無視命令,暗殺夜禮服假面而遭受懲罰,被賜予死刑。

佐伊賽特于昆茨埃特的懷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氣,也直接令昆茨埃特陷入瘋狂。

這世間,也唯有佐伊賽特,可以令昆茨埃特失去常性了。

繁華落盡,終成煙雨,隨花謝,隨月彎,霜寒露重,咫尺天涯,我寂寞如煙,你獨坐如蓮,他們相守多年,卻也終究是承受了,生死離別之苦。

高冷大魔王與磨人小妖精,再黑暗冷漠的地方,都會開出愛情的花朵。

在一個沒有感情,盡是黑暗,只靠武力站隊的國度里,竟也會生出如此堅韌,感人的深情。

黑暗王國蟄伏在地球之中,建立龐大的妖魔軍團,而在這個完全屬于黑暗的世界里,每一個妖魔,都有著自己的目的。

無論是依附強者,還是成為強者,無論是解開封印,還是厭惡光明,上至首領,下至小妖,聚齊在一起從來都不是因為感情,只是對魔力強弱的服從,也都有著各自的盤算。

美達利女王吸取能量,爭奪夢幻銀水晶,只是為了掙脫束縛,解開封印;

貝利爾女王效忠黑暗,只是因為前世的仇恨,和對地球王子安迪米奧的愛而不得;

杰戴特希望以自己的絕對忠誠,換取在黑暗王國的高位,受到美達利女王的重用;

涅夫萊特想要變強,證明自己的能力,高傲如他,不愿屈居人下;

佐伊賽特不在乎黑暗王國的發展,不在乎自己是否強大,更不在乎地球的未來,和人類的性命,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昆茨埃特,僅此而已。

唯有昆茨埃特,他效忠黑暗王國,只因為他不喜歡光明,認為這個世界,只有完全沉浸在黑暗之中,才算美麗。

而他的目的,便是希望黑暗王國的黑暗,可以將全世界籠罩,縱觀整個黑暗王國,似乎沒人比他更加期待,那一天的來臨。

佐伊賽特十分了解昆茨埃特的心,所以他一直都不遺余力的,在完成任務,只為幫助他最愛的昆茨埃特大人,早日完成心愿。

為此,他不惜派人殺死,同為黑暗四天王的涅夫萊特,只為搶奪他的黑水晶。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心狠手辣的妖魔,卻是長著一張少女臉的絕美少年。

金燦燦的秀發微卷,束于身后,皮膚皙白,鬢角垂下兩綹細細的卷發,格外明艷照人,眼角微微向上翹起,有著一副碧綠色的瞳孔,顯得既邪魅又嫵媚。

他是黑暗四天王中,年紀最小的一個,生活于黑暗的國度,卻喜歡著世上一切美好的東西。

因為個性有些女性化,又愛美到了極致,所以就連使用的武器和魔法,都是粉嫩的花瓣,若是戰斗中傷到了臉,對于他來說,就是不得了的大事。

也許是因為年紀小,也許是性格便是如此,佐伊賽特是一個將喜怒哀樂掛在臉上的人。

高興的時候,滿臉都是笑意,憤怒的時候,整個臉都會扭曲的不成樣子,任務圓滿完成的時候,會傲嬌炫耀自己的成就,見到喜歡的人,還會臉紅的撒嬌。

而在那個沒有任何溫度的黑暗王國里,也只有昆茨埃特,會令佐伊賽特感受到溫暖。

便是為了這獨一無二,且極為難得的溫暖,佐伊賽特也會對昆茨埃特,傾盡一切。

在別人面前,都是冷漠無情的昆茨埃特,唯獨對佐伊賽特,有著特殊的溫柔,而佐伊賽特的存在,也是昆茨埃特最后的善良。

昆茨埃特是黑暗四天王中,最陰沉腹黑,且沉默寡言的人,也是實力最為強大的一個。

他一頭柔順的秀發,既白又長還直的披散下來,膚色黝黑,眉目狹長,淺藍色的瞳孔,透出不怒自威的氣壓,而他發起火來,更是可怕至極。

作為空間之王,他可以隨意創造出想要的結界,將原本的空間,變為煉獄,而掉落其中的人,便會陷入重重危險之中。

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本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唯有佐伊賽特,和復活黑暗女王美達利的事情,會讓他上心。

自己沒能成為昆茨埃特唯一重視的人,也令小心眼的佐伊賽特,一度吃醋不已。

他們兩個的日常,給黑暗王國,增添了些許甜蜜,令這個只有私欲,爭奪,和野心的地方,開出了最美麗的,粉色玫瑰花。

紅豆不堪看,滿眼相思淚,幸福的相遇,美麗的分離。

前期奪取人類的能量,令美達利女王有了短暫的意識,卻也折損了黑暗四天王中的兩個。

只有夢幻銀水晶,才能徹底令美達利女王復活過來,所以到了佐伊賽特這里,任務便成為了,尋找封印著妖魔的夢幻銀水晶碎片,彩虹水晶。

佐伊賽特從涅夫萊特那里,搶奪來的黑水晶,被貝利爾女王改良之后,不但彩虹水晶有反應,還可以將人變成妖魔。

而月野兔也得到了,月亮公主倩妮迪曾經的武器,新月棒,它不但對擁有彩虹水晶的人有反應,還可以凈化妖魔。

因為七顆彩虹水晶里,封印著黑暗王國的妖魔七人組,所以在拿走彩虹水晶之后,妖魔便會復活。

妖魔七人組,是黑暗王國最強戰士,在黑暗王國入侵銀色千年王國的時候,被月亮女王,以夢幻銀水晶的七塊碎片,七塊彩虹水晶所封印。

因為彩虹水晶進入了他們的心臟,所以在他們被送往地球,并轉世重生之后,便成為了真正具有正直心的人類。

作為人類的他們,并不普通,每一個人都擁有不同的超能力,但即便如此,他們本來也是可以在地球上,過上平靜祥和的人生。

如今,卻因黑暗王國,想要奪取彩虹水晶,從而找到夢幻銀水晶,再次干擾了他們。

而一旦彩虹水晶被奪走以后,他們體內的,妖魔七人組之人的原型,就會被喚醒,那時候的他們,便會再次成為只知殺戮,喪失人性,惡貫滿盈,罪大惡極的妖魔。

妖魔七人組若重歸黑暗王國,無異于增強了黑暗王國的實力,令世界陷入危險之中。

唯有能夠使用新月棒的水兵服美少女戰士,才能用新月棒的力量,將其凈化,徹底恢復成普通的人類。

雖然尋找彩虹水晶的任務,是佐伊賽特的,但昆茨埃特卻一直都在幫助著他。

甚至,在佐伊賽特不敵水兵服美少女戰士,和夜禮服假面的時候,還會及時出現,將他救走。

每一次,佐伊賽特被水兵服美少女戰士,或者夜禮服假面打傷,都會一臉的不服氣。

可是,當昆茨埃特趕到的時候,他便會瞬間成了一副柔弱不能自理的模樣,靠在昆茨埃特的懷里。

佐伊賽特的醋勁是特別大的,有一次,他們按照慣例,出發之前,要先通過黑水晶,鎖定身負彩虹水晶,已經變成人類的,妖魔七人組。

當黑水晶將目標人物投影出來的時候,昆茨埃特不過說了一句,真是個美人,嫉妒便令佐伊賽特面目全非了。

而看到身邊炸毛的小嬌妻,昆茨埃特溫柔的說了一句,嫉妒與美麗的你,并不相稱。

不但如此,還隨手變出了一朵粉色的玫瑰,送給佐伊賽特,并告訴他,即便是這朵玫瑰,也不如你美麗,便直接將他安撫住了。

但佐伊賽特卻是記仇的,每次找到妖魔七人組中的妖魔之時,只是催動黑水晶,奪回彩虹水晶,解開妖魔的封印,絲毫沒有一句廢話。

但那一次,卻只因為,昆茨埃特曾夸了那個妖魔一句美人,便在找到妖魔真身的時候,說她是一個丑陋的魔鬼。

當昆茨埃特拿著得到的幾顆彩虹水晶,叮囑佐伊賽特一定要將剩余的搶到手的時候,佐伊賽特信心滿滿的,向愛人承諾著,自己一定會讓他滿意的。

可當他聽到,昆茨埃特覺得,得到全部的彩虹水晶,找到夢幻銀水晶的時候,美達利女王會很高興的時候,小臉立刻就陰郁了起來,心中十分酸澀。

佐伊賽特從來都是一個靠腦子的人,善于使用各種陰謀詭計,為了引出夜禮服假面,甚至男扮女裝,扮成水兵月的模樣,與昆茨埃特合演了一出苦肉計。

然而那一次任務,卻是高開低走,明明傷了夜禮服假面,還困住了幾位水兵服美少女戰士,卻被新登場的水兵金星給破壞了。

昆茨埃特唯一一次,對佐伊賽特發火,就是他沒能抓住夜禮服假面的時候,但即便是生氣,也只是擔憂佐伊賽特,會因任務失敗受到懲罰。

那次,佐伊賽特十分委屈,嘟囔著,讓昆茨埃特不要那麼兇,畢竟他已經盡力了。

可他們誰也沒有想到,這一次,竟是佐伊賽特最后一次,對昆茨埃特撒嬌了。

反派的深情,也可以震懾靈魂,佐伊賽特無論生死,都是昆茨埃特的心之所依。

昆茨埃特利用抓住的幾位水兵服美少女戰士,威脅已經受重傷的夜禮服假面出來。

見不得水兵月受苦的夜禮服假面,只能強撐著身子現身。

佐伊賽特立刻與夜禮服假面纏斗在一起,還摘掉了他的帽子和眼鏡。

因此,令貝利爾女王驚訝的發現,這個一直與黑暗王國作對的男人,竟然是地球王子安迪米奧的轉世。

而最令佐伊賽特氣憤的是,他歷經千辛萬苦,好不容易識破了夜禮服假面的真實身份,可貝利爾女王竟然下令,要他們活捉夜禮服假面。

無法殺死最憎恨的敵人,是最令佐伊賽特氣不過的事情,所以,他便是違反命令,也要殺死夜禮服假面。

于是,佐伊賽特找到了地場衛,約他在港區的星光塔見面,地場衛無奈之下,只能應約。

當地場衛拖著受傷的身子,趕去星光塔的時候,意外被月野兔撞見,她意外發現他受傷之后,放心不下,便偷偷跟隨,與他一起掉入了黑暗王國的陷阱。

昆茨埃特早已等候多時,兩人已進入星光塔的周圍,便立刻將這里變成了一個詭異的空間。

明明貝利爾女王的命令,是不得傷害夜禮服假面的,可佐伊賽特卻是步步都是殺招。

他引兩人進入電梯里,又放火令電梯爆炸,打算以夜禮服假面死于事故為由,向貝利爾女王交差。

卻沒想到,電梯里的女生,竟是水兵月,月野兔在情急之下,當著地場衛的面變了身,帶著地場衛,從電梯里逃了出來。

佐伊賽特耍陰招,背后偷襲水兵月,夜禮服假面發現后,用自己的身體,護著了水兵月。

夜禮服假面受重傷,奄奄一息之際,水兵月傷心的眼淚,與七顆彩虹水晶發生了共鳴,令彩虹水晶融合成了夢幻銀水晶,并鑲嵌到了新月棒上。

夢幻銀水晶的力量,令月亮公主倩妮迪徹底覺醒,水兵月變成了月亮公主,而夜禮服假面也恢復了前世的記憶。

佐伊賽特不知死活的,朝他們發起攻擊,卻被銀水晶釋放出來的,強大能量給重重的彈開了。

昆茨埃特出現的時候,佐伊賽特已經受了重傷,他無心戀戰,直接將佐伊賽特和夜禮服假面給帶走了。

彩虹水晶丟失,夢幻銀水晶令月亮公主覺醒,夜禮服假面又身受重傷,這樁樁件件都被歸咎在了佐伊賽特的身上。

貝利爾女王因佐伊賽特違反了她的命令,氣憤之下,打算處罰他,哪怕昆茨埃特將全部罪責,攬上了身,卻依舊沒能挽救愛人的性命。

佐伊賽特被貝利爾女王處以死刑,昆茨埃特陷入深深的自責之中,可佐伊賽特卻很高興,可以死在昆茨埃特的懷里。

臨死之際,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想要美麗的死去,于是,昆茨埃特贈了他一場,美麗的花瓣雨,讓他伴隨著最愛的粉色玫瑰,安詳的閉上了雙目。

失去摯愛之苦,令昆茨埃特再也無法冷靜,他瘋狂的向水兵服美少女戰士們,展開報復。

他幾乎是用了各種先進的方法,從通過在美發沙龍做發絲檢測,到開辦公主培訓學校尋找飛盤玩的很六的姑娘,再到從冰場里通過對行為舉止進行對比。

然而黑化的夜禮服假面,卻為了搶功勞,爭奪銀水晶,而頻頻出現,與昆茨埃特作對。

在決戰前夜,昆茨埃特攔住了前往黑暗王國的水兵服美少女戰士,將他們拉入異次元世界,卻誤打誤撞,令其他幾位水兵服美少女戰士,恢復了前世的記憶。

水兵月使用夢幻銀水晶的力量,將昆茨埃特的回旋飛鏢反彈了回去,令昆茨埃特敗在了自己的武器之下。

情到深處無怨尤,也許佐伊賽特死后,昆茨埃特根本就不想活下去,所以他CIA會在臨死之際吶喊,希望死后,可以去往,有佐伊賽特的靈魂之處。

明明是代表著邪惡和黑暗的反派,可昆茨埃特和佐伊賽特之間的情意,卻依然那般動人。

相愛至深,卻生死相隔是殘忍的,可昆茨埃特,終于在佐伊賽特離開后,也追隨著他而去了。

可能就是因為太過深情了,所以即便他們是反派,也總是讓人三觀不正的磕起來。

在《美少女戰士》的世界里,每一個反派,都擁有著獨立的故事線,和鮮明的性格特征。

所以在每一段戰斗里,似乎這些陸續出場的反派,才是真正的主角。

無論是黑暗四天王,黑月王國的兩位王子,還是魔界四姐妹,都令人印象深刻。

而他們的高顏值,也很容易讓人三觀跟著五官跑,并且反派的愛情,有時候,也是感人至深的。

比如那個倔強且有潔癖的黑暗王國美少年,佐伊賽特,明明對同伴和水兵服美少女戰士們,那麼心狠手辣,可唯獨在昆茨埃特的面前,卻是這般的乖巧聽話。

他對昆茨埃特,有著濃厚的占有欲,因此,他對任何從昆茨埃特嘴里說出的女人,都有著濃烈的嫉妒心。

然而占有欲有多強,嫉妒心有多盛,便意味著他的愛,有多麼深,為了昆茨埃特,他是可惜犧牲自己的一切,包括性命的。

可悲的是,佐伊賽特努力到最后,也只是傷到了夜禮服假面而已。

在兩人對峙之時,他打掉了夜禮服假面的面具,才令貝利爾女王認出,夜禮服假面就是安迪米奧王子,才被迫停止了進宮。

佐伊賽特因任務屢次失敗,惹怒了貝利爾女王,又因違反其命令,對夜禮服假面痛下殺手,而被處以死刑。

哪怕是即將死去了,佐伊賽特也只因不能再繼續幫助愛人而難過。

在最后一刻,他所求的,也不過是愛人所贈的,一朵最美麗的花而已。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死,帶走了昆茨埃特僅剩的一絲善意與柔情。

失去了佐伊賽特,昆茨埃特的內心充滿了仇恨,不再計較是否能得到夢幻銀水晶,只是一心想要殺死水兵服美少女戰士。

然而最終,他還是失敗了,沒能為佐伊賽特復仇,也再沒有機會,去懇求美達利女王開恩,讓心愛的佐伊賽特復活。

他唯一能做的,只有讓死后的靈魂,與愛人歸于一處,這生死相依的感情,讓人如何恨得起來呢?

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重溫《百變小櫻》,原來桃矢喜歡雪兔,是為審判者月彌補一場遺憾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