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寶藏番第一集男主就死了,卻讓人超想看下去

相比剛剛過去的那個眾神云集的一月新番季,這個四月就顯得有些無力。

今年四月番中的除了《間諜過家家》好像沒有幾部太過嶄露頭角的新番,四月還沒結束,小編已經開始期待七月新番季了。

今天要向大家推薦的這部動畫,就是在去年七月番中一部讓我在無數新番導視類視訊里念念不忘的動漫。

  首先,必須承認,我推薦這部動畫是帶了點私心的。

  這部動畫讓我想起了我的「入坑作」——《潘多拉之心》,更準確的說,這倆動畫的原作漫畫作者就是同一人。

  說到這里,相信已經有讀者知道我在說哪部動畫了,它就是由望月淳原作同名漫畫改編的七月新番

《瓦尼塔斯的手記》

  如果你和我一樣是《潘多拉之心》的老觀眾,并且一樣為《潘多拉之心》動畫的腰斬而扼腕嘆息。

  那我只能說,去追這番就完事了,肯定不會讓你失望!

  如果你不是的話,那麼,且聽我慢慢道來,望月淳筆下故事的獨特魅力。

  《瓦尼塔斯的手記》背景設定在蒸汽朋克時代的歐洲,這里有燈火輝煌的巴黎,這里有黃銅機械包裹的巨大浮空艇,這里有彩色玻璃的教堂。

  當然,還有超自然的生物——吸血鬼。

  在一場戰爭后,吸血鬼大都從人類社會中隱去,少數吸血鬼依然留在人類社會中,遵循著不能襲擊人類的戒律。

  一種病癥在吸血鬼中流傳,被這種病癥纏身的吸血鬼會失去自己最重要的「真名」,變成持咒者,忘記有關自己的一切,變成本能渴望鮮血的怪物。

  吸血鬼諾亞在來巴黎的飛行艇上,親眼看到自己身邊的艾米莉亞發病了。

而拯救這個病人的,是一個自稱「瓦尼塔斯」,手持瓦尼塔斯之書的人類。

  在吸血鬼的傳說中,瓦尼塔斯是在藍月之夜出生的吸血鬼,而普通的吸血鬼一般都是在紅月之夜誕生。

  他被當做異種排斥,被當做災禍驅逐。

  據說,被同族拋棄的他詛咒所有的吸血鬼,并留下了一本瓦尼塔斯之書,這本書將毀滅所有吸血鬼。

  那本書翻開的時候,確實泛起了蒼藍的光芒,就像諾亞曾經見過一次的那輪蒼藍之月般。

  然而,它卻并沒有毀滅這個發病的吸血鬼,而是將她的「真名」找回,祛除了她體內盤旋的災禍。

  吸血鬼諾亞與人類瓦尼塔斯,兩人一同冒險的故事,就從這里開始。

  望月淳的故事戳人的地方,首先就是它的背景設定,無論是《潘多拉之心》還是《瓦尼塔斯的手記》都是如此。

  她非常擅長寫這種哥特風格背景的故事,兼具了老歐洲的繁榮和神秘。

  繁華的人類文明如一層華麗的包裝紙附著在故事表面,只是揭開一點點,陰森詭異的氣氛就撲面而來。

  在《瓦尼塔斯的手記》中,巴黎的花花世界讓諾亞這個鄉下來的吸血鬼一下子看花了眼。

  可是,巴黎的吸血鬼社會同樣遵循著他老家的野蠻傳統——失去「真名」的吸血鬼就要被斬首。

  即使前面那位貴婦已經被瓦尼塔斯拯救,族人的鍘刀依然在等著她。

曾經在人類對吸血鬼的戰場上活躍的「圣女貞德」潛藏在巴黎的夜色中,她雖然是吸血鬼,卻為人類而戰斗。

  順帶一提,這位貞德小姐,比起貞德更像是FGO里的黑貞。

  被奪去「真名」的吸血鬼也化為殺人惡鬼,徘徊在街頭巷口,隨時準備將他的尖牙刺進行人的脖頸中。

  而在這哥特風格的華麗神秘背景上活躍的人物,則是一群十足的「怪人」。

  這也是望月淳作品的第二個特點——人設混沌化。

  她筆下的人物,無論是哪個陣營的,多半沾點混沌。

  這些人物隨時就有可能干出讓觀眾大跌眼鏡的事情,在最初的驚訝后仔細想想,又會覺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瓦尼塔斯的手記》中的倆男主,都是這個特點。

  對萍水相逢的持咒者艾米莉亞,諾亞在不明就里地情況下果斷出手相救,他那時并沒有搞清楚,瓦尼塔斯并不是來殺她的,而是來醫治她的。

  即使后來被她咬了一口,狠狠地吸了一口血,他還是在保護這個已經失去真名的吸血鬼。

  后來我們才知道,諾亞曾經失去過青梅竹馬,她同樣也是失去了真名的吸血鬼。

  她最終被族人斬首處決,這件事也成了諾亞心中永遠的陰影,也許因如此,諾亞才無法對這個處境類似的女人見死不救。

  瓦尼塔斯最終用書的力量取回了她的真名,治好了她的病。

  然而,飛艇上的工作人員也趕到了。

  處于騷亂中心的兩人,當然會被當成騷亂的一部分。

  瓦尼塔斯當即腳底抹油,一個信仰之躍尼給路達喲,這個時候,諾亞也跟著他一起躍下,兩人的身影,映在一輪蒼藍之月下。

對吸血鬼來說,瓦尼塔斯這個名字就是禁忌,諾亞這個吸血鬼居然主動追著瓦尼塔斯,這讓瓦尼塔斯也大吃一驚。

  諾亞從小就對藍月缺乏本能的恐懼,甚至還認為藍月有種奇特的美感。

  也許正是因為這種朦朧的感覺,他才果斷地追著瓦尼塔斯跳了下來,想要追隨這道蒼藍色的光。

  如果說,諾亞是平時很正經,偶爾會做出一些特別大膽的行為,那瓦尼塔斯就是一個行走的嚇人箱,隨時有可能給觀眾老爺們整點活。

  他基本每時每刻都在向周圍釋放「嘲諷」技能,永遠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態度。

  即使是在巴黎的吸血鬼長老面前,他也沒一點尊敬的樣子,臉上仿佛寫著「老子天下第一」。

  至于他的同僚,那他更是毫無心理壓力地迫害。

  明明是個頭髮濃密的小哥,硬要叫別人禿子。

  但當別人表示自己手上有情報之后,又立馬川劇變臉,跪下唱征服。

  當然,這家伙最讓我目瞪口呆的事情,莫過于他對貞德做的事情。

  貞德奉她所侍奉的少爺之命,要來搶他手上的瓦尼塔斯之書,同時,另一個失去了真名的吸血鬼也在這里游蕩。

  他和諾亞腹背受敵,貞德為了追他們倆跑了出來,和少爺分開了。

  他首先要諾亞去抓少爺,理由是保護他不受那個失控吸血鬼的傷害。

  并且,和他約好了一個地方,要他帶著少爺去那里。

  他還特意囑咐諾亞,不要離他太近。

  善良的諾亞當然不會同意挾持少爺逼迫貞德這種事情,所以,瓦尼塔斯略施小計,讓諾亞按著他的劇本走了。

被失控吸血鬼咬了一口的貞德身體已經麻痹,還看到諾亞抓著她的少爺遠遠地站著,她當然會以為少爺是被挾持了。

  然后,瓦尼塔斯上前一步,壁咚了這個剛才把他追得一路腳底抹油的狠角色,上去給了她一個法式深吻。

  不得不說,這展開我是真沒想到,而且,這貨似乎是真的喜歡上貞德了,對她不吝贊美之辭。

  不過,在最初的震驚后,仔細一想,瓦尼塔斯干出這事還真不奇怪。

  畢竟他在剛開始醫治那個貴婦的時候,就已經把他風流倜儻的一面展露無疑了。

  望月淳筆下的人物多是「有趣的怪人」,他們不可捉摸的行為本身就是一大看點,還經常容易逗笑觀眾。

  然而,望月淳作品最根本的魅力,卻在于埋藏于最深處的悲劇性。

  日常你笑得越開心,最后就刀得越狠。

  這一點,我已經在《潘多拉之心》上充分領教過了。

  在《瓦尼塔斯的手記》一開始,諾亞的自述就已經劇透了最后的結局——他親手殺死了瓦尼塔斯。

  從目前已經給出的信息中,已經可以看出諾亞一部分不平凡的身世。

  他是吸血鬼中非常特殊的一族,可以通過血液讀取對方的記憶,并且,他本人對藍月沒有本能的恐懼。

  他們所追查的奪取吸血鬼真名的病癥,也不是偶然發病的惡疾。

  諾亞讀取了病人的記憶后,看到了濃霧中的詭異游行。

  盡管暫時還沒看出來,望月淳這次打算怎麼刀人,不過,平靜表面之下的暗流涌動,已經部分暴露了出來。

  我記得,上一個在開頭就把刀明晃晃擺出來的,是《末日三問》。

  這次,不妨期待一下,曾經用《潘多拉之心》把無數觀眾刀傻了的望月淳,又會給我們帶來怎樣的悲劇盛典。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