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客劍心:追憶篇》十年后重溫還是心痛到難以復加

《追憶篇》不僅描述的是劍心與巴的愛情,更描述的是整個幕末時代,以及這時代之下的每個人。凄美得令人眼睛濡濕,宏大得令人震撼,渾身起雞皮疙瘩。與其說是漫改,倒不如說只是把故事大綱和人設拿過來,然后塞進自己的東西,其深度完全不是一部少年漫畫的體量能夠裝得下的。

劍心與雪代巴飛天御劍流的劍道是:用手中之劍,保護弱小之人。年幼便親歷殺戮,看著保護他的人從自己面前倒下的劍心,急著想揮起手中之劍,踐行心中劍道,去保護那天下百姓。可他的心過于純真。他成了維新志士,成了影子,成了——劊子手。但過了一年后,他開始迷茫。這里蒙太奇的運用,很像今敏,白晝的日常與夜晚的殺戮,毫無預兆的切換,仿佛夢境與現實的交織重疊。劍心的身心都已逐漸沉淪于被鮮血所浸染的地獄之中,并懷疑著自己的選擇。

傷了你左臉的那個男人,巴本來是要嫁給那個男人的。」得知真相后,劍心變得迷茫、難以置信。左臉本已結痂的傷疤,不斷噴灑出鮮血。漫天的罌粟花,飄灑而下。那個男人的尸體,不斷浮現在眼前。即使巴欺騙了他,即使知道了這是陷阱,劍心仍要前往,因為她已成了他的至愛。「 我奪走了你的一切,你卻仍這樣對我。我沒有資格保護你。」「 可是...我還是要保護你。」當他懷著必死決心揮出最后一劍時,倒在他面前的卻是雪代巴。當雪代巴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清里的尸體時,她做出了最后決斷。他決定為了至愛,擋下敵人的刀劍,也決定追隨至愛下地獄。「 對不起,夫君。」這句話,是對亡去的清里說的,為她愛上劍心,無法為他復仇的道歉。這句話,亦是對劍心說的,為她對他的隱瞞的道歉。這是大時代下,國家利益與個人情感的碰撞,亦是獨屬于清里、劍心與巴的凄美愛情。

巴走了,她什麼都沒留下,除了臉上的那個刀疤,以及,他們曾經的回憶。劍心將象征著自己的純真的木陀螺燒了,將房子燒了,將巴的尸體,連同自己的過往,埋葬于故地。——「 飛天劍應作為守護新時代的劍,而不應作為破壞舊時代的劍。」他將繼續揮劍殺戮去開辟新時代,作為影子,作為不被記于正史的劊子手拔刀齋。可,他也決定在未來的新時代,不再殺任何一人。

時代及時代之下人們的選擇開篇盜賊對于婦孺毫不眨眼地血腥殘殺,仿佛是對幕末這個動亂的時代的最好佐證。 「已經病入膏肓了,時代如此,人心也如此。」《追憶篇》對于人物的刻畫十分豐滿,哪怕是在原作中毫無存在感的人物都有了血肉,而且我認為它更側重于描寫時代之下,不同階級,不同身份的人的選擇。「 在這個每日動蕩不休的時代下,即便擁有再高強的武藝,也依然無法阻止時代的洪流。」比古清十郎選擇了出世,選擇了行俠仗義,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劍拯救不了所有人。而劍心卻選擇揮動手中之劍殺戮,去開辟新時代。他選擇了成為影子,成為劊子手。「 今天便是劍士桂小五郎的忌日。」同樣是為了新時代,桂小五郎選擇了放下手中之劍,成為政客。高杉晉作選擇負病參與維新。驗尸人選擇了利益,參與人生的巨大賭博。(這個人連名字都沒有,是真慘。)「 德川覆滅,個人的幸福亦將隨之煙消云散。」「暗乃武」選擇了成為影子,豁出性命守護德川。而身為下等武士的清里,和身為普通百姓的巴,就如同他們所代表的他們身后的無數人,只能被卷入于時代的浪潮之中,并被推往未知之處。

到最后也僅僅品出了十之一二,許多意象及人物的心境也沒有看透,比如說:雨。「你真的會喚起腥風血雨呢。」「你真的很像菖蒲,在雨中很香,在陽光下卻并不如此」(大概,記不清原句)巴與劍心在雨中相遇巴種的蘿卜,被雨淹死,她因此哭得傷心欲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