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王》op司法島篇最後,尾田為什麼要安排梅利救場?

海迷:問出這個問題的原因,是因為我一直想不通,這個場景太奇跡了、我看到淚流滿面。但這樣魯夫跟冰山他們造船工威信不就砸了嗎?作者安排這個用意到底是什麼?

水手想說這真的是個好問題,光是看著這個問題,就夠我哭一會兒的了

「大家一起回去吧,我來接你們了!」

是啊,為什麼尾田要安排這麼一出「有違常理」的戲?

意圖何在呢?

先不管這個問題,我們先來想想,這船,一定要換麼?

如果尾田不提出要換船,不去刻意的描繪船一路航行過來的破損。

我相信沒有一個讀者會去考慮這個問題。

因為這是漫畫,衣服破了都可以自動修復,索隆睡一覺就可以治好大出血。

梅裡號一路航行到底,有何不可呢?

為什麼要換船呢?

有人可能會說,你這不廢話麼,梅裡號的功能不如桑尼號啊,不把梅裡號換了,怎麼會有桑尼號。

是這個道理。船需要升級。

但是

一,梅裡號本身是可以被改造的,空島時就被改造了一次。

需要裝備升級,在梅裡號的基礎上也可以進行。

二,漫畫中主角的裝備升級是常有的事情,也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幾乎沒有像梅裡號這樣搞得哭哭啼啼的。

所以僅僅把七水之都有關梅裡號的劇情解讀成是為了給桑尼號讓路,是不夠充分的。

所以,到底為什麼要給梅裡號來這麼一齣戲?

因為海賊王裡不輕易死人。

在艾斯身死前,「海賊王不死人」是海賊王的一個黑點。

這很扯,不死人怎麼了?這也能算個毛病麼?

但細思之下,還是有他的道理。

海賊王是浪漫主義的作品,很多的劇情都有一種「打馬虎」的方式帶過去了。

比如上文提到的索隆睡覺回血。

不管被打得如何血肉模糊,休息一會兒,沒個幾天就又活蹦亂跳了。

如同魯夫與薇薇的爭執,你為什麼天真地想著誰也不要死呢?戰爭就是要死人的啊。

尾田自己對這個道理是再清楚不過了。

冒險,是要死人的。

路人會死,主角團也會死。

但主角團裡有那種可有可無,可以拿來祭天,表現冒險殘酷的角色麼?

老實說,沒有。

硬要死一個,那就是烏索布。

而梅裡號,就是替烏索布去死的「影武士」。

烏索布在司法島之前,在船上的定位是模糊的,一直屬於替補位。

烏索布的價值跟梅裡號是綁定的。

烏索布一直認為自己的價值就在於帶來了梅裡號這條船,他是「帶資進組」的。所以,他自卑。

而在空島之前,除了烏索普的其他船員還沒把梅麗號當成夥伴,只是把他看成航行所用的船而已。

真正把它當成夥伴是作品賦予梅麗號人格(船精靈)開始。從空島梅麗號的船之精靈第一次出現,自我修復受損嚴重的船身,到水之都梅麗(船精靈)向冰山懇求讓它最後航行一次,並在關鍵的時候順利救出司法島瀕臨絕境的魯夫他們,在這一段時間裡船員們逐漸認同一直在守護大家的梅麗號做為夥伴的一員。

要說魯夫有什麼黑點的話,前期不愛惜梅麗號絕對算一個。終梅麗號一生對其船體破壞最多的不是敵人的炮火,反而就是船長魯夫。

魯夫因其無所畏懼的冒險精神,常常把船員們和梅麗號帶入極其危險的境地,魯夫能保護到船員免受危害,但卻不能完全顧及到體積大的梅麗號。梅麗號在一次次艱難的航行裡損壞越來越嚴重 ,這是冒險的代價,倒也無可厚非。

但是魯夫在戰鬥和船上日常生活中對梅麗號的破壞就讓人惋惜了。

例如:

和拉布戰鬥時,魯夫不做任何考慮就把主桅拆了,插在拉布頭上 當初在甲板的臺階下有2個,不過被魯夫弄壞後現在只剩1個

類似的魯夫對梅麗號搞破壞的情況有很多,或許魯夫並不是故意的,他只是神經大條,對其他船員他也一樣亂來,但無論怎樣破壞還是產生了。

索隆、娜美、香起士、喬巴、羅賓這些船員在空島之前倒沒有破壞船隻的行為,但也沒表現出特別愛護的一面。

只有烏索普,船員中只有他從頭至尾一直對梅麗號很珍愛,因為梅麗號是和烏索普同時同地出航的,而且該船是他的好友可雅贈送給草帽團的。烏索普毫無疑問是船員中最愛梅麗號。

有一個問題是:「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烏索普的?」有的人說在他百步穿楊射穿司法島的世界政府旗時候。有的人說他克服恐懼不再逃跑勇敢的和敵人戰鬥的時候。而我的回答是:在所有船員都在睡覺,烏索普偷偷起來修補梅麗號的時候。

烏索布在弗蘭奇之前,一直充當著「船工」的角色。

他對梅裡號愛護有加,一是他真的喜歡梅裡號,二是他怕梅裡號不能航行了,這意味他自己失去價值。

梅裡號要被換掉了,弗蘭奇要入組了。烏索布到底算什麼呢?

這樣的烏索布,在與魯夫關于梅裡號的問題爭執時才會口不擇言的說自己已經跟不上魯夫他們怪物一般的實力了。

梅裡號是烏索布的過去,也是烏索布的枷鎖。

梅裡號必須被毀,這樣烏索布才能解放,才能戴上可笑的面具,當一個聲稱自己出生在狙擊島的英雄。

梅裡號是替烏索布,替烏索布的過去「去死」的。

這是尾田的清醒與殘忍。

該離別的,無可挽回。

但,尾田殘忍,也無可救藥的溫柔。

即便是一條船,尾田也想給他一場盛大的葬禮,不想讓TA含恨沉入海底。

即便要引入根本就在故事世界觀之外「怪力亂神」的「船精靈」也要讓梅裡號再次出航,再一次冒險。

所以,梅裡號劇情的意義在於,表現航海的殘酷,必定伴隨著同伴的犧牲;烏索布需要打破原有的優勢,枷鎖獲得新生以及尾田個人不可救藥的溫柔與人文關懷。

哪怕你是一條船,我也要讓你體面的退場。

再來回答下半部分的問題:冰山他們造船工威信不就砸了嗎?

先解答你的疑問,水之都有兩個人回答過這個問題,一個是湯姆大弟子冰山「這艘船已經到不了下一個島了」,另一個是湯姆二弟子弗蘭基「如果你要跟這艘船同生共死我沒意見,但你說要回東海,那我就要阻止你,因為這艘船回不了東海了。」

然後弗蘭基把烏索普打進水底,讓他「自己看」龍骨的傷口。

所以,梅麗號還可以航行,只是到下個島前就會突然沉沒,在冰山這樣的頂級船匠修補下,甚至還去了司法島接草帽一夥回家,但是,梅麗號並沒有堅持回到水之都!

再就是魯夫和烏索普的那場決鬥

別忘了,這場決鬥梅麗號是看在眼裡的,還「哭了」

然後就有了卡古多管閒事的毀掉梅麗號

冰山先生聽到梅麗號的請求,「我還想航行,最後一次就好,謝謝你!」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草帽一夥返航,在梅麗號撐不住的時候遇到了冰山出海的接應船。

大風浪中,冰山執意要出海就是因為梅麗號展示的奇跡。

被冰山接應後,梅麗號正式走到了生命的終點,由最好的船匠冰山給了梅麗號最高評價,「我見證了一艘本該報廢的船引發的奇跡,這是一艘了不起的海賊船,現在,該放手了。」

返航時烏索普戴上面具,騙魯夫說烏索普先走了。

魯夫「烏索普不在這裡是件好事,他不可能承受得住這種場面。」

索隆「你覺得呢」

狙擊王「沒這回事,訣別的時刻一定會來臨,男子漢都做好了覺悟,絕對不會流眼淚!」

我從不相信尾田說的「男子漢從不流眼淚」

梅麗號的遺言「謝謝你們這麼珍惜我,我真的很幸福!」

是烏索普與團隊和好的基礎,既給了梅麗號一個完美結局,解決雙方爭議,又用自己的離開提醒同伴珍惜活著的人。

與好朋友發生爭執,都需要時間冷靜,緩衝衝突,但這時突然有另一個相熟的朋友意外離世,不會讓活著的人,更加珍惜友誼,提前和好麼?別忘了,魯夫團隊能呆在水之都的時間是有限的,沒有餘暇等待烏索普與魯夫慢慢和好。

梅麗號為他們的複合推了一把手。

也是從這開始,童話結束。

是的,黃金梅麗的沉沒,意味著童話結束了。

一直以來,海賊王是羅蘭度一樣的冒險童話。

每一個篇章帶來的都是滿滿的感動,而故事背後的殘酷被輕輕掩蓋,讓所有人的目光集中於熱血與感動,友情與夢想。

然而尾田準備調整世界的基調了。

海賊王的故事,從七水之都開始,正式從海賊冒險遊戲轉入海賊世界。

這就是梅麗號最後故事的意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