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動漫,女主角真是圣母到無法忍受,男主全是病態童年不幸的瘋子【愛你,就要幹掉妳】但是顏值和聲優真的絕!

一起墜入地獄吧

主演: 綠川光 / 梶裕貴 / 平川大輔 / 鳥海浩輔 / 小西克幸

高中生小森唯由于父親工作調動,轉學來到神無町。寄住在逆卷家,與逆卷家六男一起生活。當她第一次走進逆卷家時,她就覺得逆卷家無比奇怪,逆卷家六男美艷絕倫,性格各異,說她是祭品新娘。

感受到危險的小森唯,想給父親打電話求救,但她的手機被逆卷昴捏碎。慌忙逃跑中她摔倒在地,膝蓋摔破,流出了鮮血。此時,她發現逆卷家6男在血腥味的誘惑下,出現了與尋常人類不同的特征。原來他們不是人類而是吸血鬼。

小森唯拿出十字架,卻發現十字架對他們沒有任何作用。逆卷憐司諷刺地看著她「吸血鬼怕大蒜 十字架 太陽,只是人類童話故事的傳說。人類真是無比的愚蠢」。驚嚇過度的小森唯打開門想逃出逆卷家,卻發現無論怎麼逃跑,都無法出去。

視訊加載中...

慌亂中的小森唯跑到一處荒廢許久的房間,在那個房間里,小森唯發現了爸爸抱著兒時的她的照片和爸爸的記事本。很快逆卷家6男就找到了小森唯,并且告訴她,她是絕對無法從他們身邊逃走的。如果她敢逃走就殺了她。在她即將被逆卷家三人吸血時,修打碎玻璃,短暫得終止了他們的行動。

晚上,逆卷憐司通知小森唯和他們一起去夜間學校上學。在學校料理室,小森唯第一次被綾人吸血。醒來后被綾人丟進了游泳池。不會游泳在水中掙扎的小森唯使綾人想起了幼年被母親扔進水池的經歷。他跳進游泳池救起了溺水的小森唯。

放學回到家的小森唯又來到那個房間,卻發現爸爸記事本上的字跡已消失不見。

一月一次的逆卷家聚餐不歡而散。準備洗澡的小森唯,發現浴缸里躺著早早消失不見的修。修喜好安靜,整日都在睡覺。在浴室小森唯拉住了修的手,使修想起了母親。他請求小森唯讓他吸血。小森唯本以為修和其他逆卷家兄弟不一樣。沒想到還是暴露了他吸血鬼的本性。修警告小森唯不要隨便對他伸出手。

洗完澡回到房間的小森唯發現綾人已在房間等候,他拉下小森唯的衣服,發現小森唯被修吸了血。占有欲強的綾人拉著小森唯找到修,就在二人大戰一觸即發之際憐司和禮人到來。他們提出以飛鏢比賽決定小森唯短暫的歸屬。對什麼都不感興趣的修表示不參與決賽。憐司諷刺修是一個什麼都無法做到的廢物。在憐司的刺激下,修向綾人發起了挑戰。贏得比賽的修警告小森唯,人類對他而言只是區區食品,別妄想和他扯上任何關系。

一次意外,跑出逆卷家的小森唯找到電話亭給爸爸打電話求救,卻發現撥給爸爸的電話,被禮人接通。電話中的禮人告訴她,你的一切我都清楚。小森唯看到了馬路對面的禮人。

逃跑中的小森唯被禮人抓住,禮人問他「短暫的自由開心嗎」。

街邊的電視播放著政治家逆卷透吾的新聞。小森唯看著逆卷透吾的臉,無意識說出了卡爾海因茲這個名字。而后昏倒。醒來后,小森唯被禮人強行吸了血。禮人告訴小森唯,把她作為活祭品獻給他們的正是你所信奉的教會,而把你帶到我們身邊的,是你父親。

逆卷家來了久違的客人里希特,逆卷6兄弟的叔叔。但他們并不歡迎他的到來,里希特留下「不等時機成熟,就將要覺醒了嗎」這句話后消失。回到房間的小森唯聽到憐司房間發出難耐的[呻·吟]聲,小森唯來到憐司房間。憐司露出了他刻薄的一面。憐司十分討厭同母兄弟修,小森唯的詢問勾起了他童年不好的回憶。盛怒之下的他,吸食了小森唯的血液

奏人帶著小森唯來到了一間放滿婚紗蠟像的房間,奏人問她,想不想成為一具美麗的蠟像。小森唯拒絕了他。奏人發出變態的笑聲,在他準備把小森唯變成蠟像時,綾人騙走了奏人。

昂告訴她,再這樣下去,你必死無疑。昂望著天上的月亮,「你不逃走嗎,這種機會百年難遇」。

小森唯請求昂告訴他父親的事情,昂表示并不知道。昂送給小森唯一把銀質的小刀,并告訴她,用這把刀刺入吸血鬼的胸膛,可以殺死吸血鬼。看著小森唯,昂仿若看見了曾經的母親,母親遞給他匕首,請求昂用匕首殺了她。禮人來到小森唯的房間,看見昂的匕首,告訴小森唯「對吸血鬼來說,殺死對方,就是愛的終極告白」。打趣小森唯對自己如此的愛。

夜晚下著大雨,小森唯透過窗戶發現花園有個紫色衣服的女人對著她詭異的笑,她暈了過去,醒來后,身體不受控制的來到陌生的地方。在這里她看到了逆卷家兄弟的童年,見到了他們各自的母親。

歇斯底里的綾人的母親科迪莉亞,整日逼著他學習,母親告訴他他是逆卷家繼承人,和其他孩子不一樣,他沒有一點屬于自己的時間,要站在最頂端,不能輸給其他人。不然就不配做母親的孩子,會被丟入湖中。無人可救。一母同胞的禮人和奏人卻可以自由地玩耍。

修的母親也告訴修,他是家中長男,必須做好繼承人的事情。而作為母親二子的憐司無論多麼努力,都無法得到母親的回眸。

昂的母親被關在高高的塔中,他每日拿著母親送給他的刀在塔下仰望著母親

科迪莉亞和丈夫的弟弟里希特偷情被綾人發現,而同樣看見這一幕的小森唯不經意間和科迪莉亞對視,她脫離了那段記憶,回到了現在。暈倒在下水道旁,綾人告訴她下雨天不要靠近這里,而下水道那扇門后,似乎隱藏著什麼秘密。

一個夜晚,小森唯向綾人三兄弟說出了他們母親的名字,科迪莉亞。這個讓他們三兄弟童年不幸的女人,同時也是三兄弟親手殺死的女人。

他們永遠無法忘記母親血液的味道,那麼得令人著迷,母親哀求求救的聲音,無法讓他們動容。在那個荒廢的房間里,母親的謊言,使她墜下高樓,倒在充滿玫瑰的花園,這樣你就永遠屬于我了。

而后奏人拿起蠟燭,焚燒了科迪莉亞的尸體。

媽媽這樣你就不冷了吧。

小森唯在花園質問昂,凌人三兄弟為何殺死自己的母親。昂回答那又如何。小森唯詢問昂的母親,是否是高塔上的女人。昂告訴她,送給她匕首是希望有朝一日她能了結自己。如果她不能做到的話,就用匕首終結自己的性命吧

小森唯在夢中,總能聽到有人在喚她科迪莉亞。無法睡著的她,來到一棟小屋前,碰到了在此處看書的修。修吸食了小森唯的血液,告訴她血液的味道變了,應該是要覺醒了。修告訴小森唯,沒有哪個祭品新娘能活到臨近覺醒的那天。在這里小森唯見到了里希特,修留下小森唯獨自離去。小森唯詢問自己父親和祭品新娘有什麼關系。里希特告訴她,這和你父親有什麼關系。這是小森唯唯一值得開心的事情,父親終究沒有放棄自己。

小森唯感到身體疼痛難忍。

「去那個人那里吧」。

此時的小森唯雙眸變紅,身體猶如傀儡一般。里希特帶著她來到有著父親記事本的房間,房間的暗門里藏著另外一個房間。里面有著黑色的帶血的華服和沾滿血液的玫瑰。小森唯把手放上去。

「又見面了,里希特」

「我最愛的科迪莉亞。」

小森唯看著帶血的手,發出了猖狂的笑聲,科迪莉亞復活了。

這不同尋找的味道,引起了逆卷家三兄弟的注意。綾人來到小森唯房間,發現小森唯不見了,他拿起小森唯的十字架,找到了小森唯,卻發現小森唯的體內,已是母親的靈魂。綾人把站在泳池邊的母親推下水,以求能殺死母親。不會水的小森唯在掙扎中上岸,她呼喊著綾人的名字。這是小森唯的聲音,無法控制的綾人吸食了小森唯的血液,他想和小森唯定下一生一世只給他一人吸血的誓約。誓約還未成,就被奏人打斷。

跑回房間的小森唯,碰到了昂,這瘋狂的血液香味誘惑著昂。使得小森唯十分的傷心,這就是她的命運了嗎,被囚禁,被吸血,她要擺脫這命運。她接受了里希特的蠱惑和科迪莉亞合為一體。

復活的科迪莉亞告訴憐司,我復活是為了殺死你們的父親。

下次再見時,應該就是地獄了吧。

這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

逆卷家六兄弟,明確地表達對科迪莉亞的厭惡。

科迪莉亞命令里希特殺了逆卷家6兄弟。只要幫助她殺了他們,他就是逆卷家新的家主。

真是愚蠢的女人,我要的只是你的心臟,讓擁有這顆心臟的她醒來,我就是逆卷家新的家主,不是你在利用我,而是我在利用你。

說完,準備吸食科迪莉亞血液,被綾人阻止,里希特手中的劍[插·入]綾人的肩,綾人的血液使小森唯靈魂覺醒,她拿著昂送她的匕首,刺入了胸膛。失去小森唯的綾人,重傷里希特。

但醒來的小森唯變成了科迪莉亞,科迪莉亞表示,再次醒來的小森唯將會徹底地變成我的軀殼。

逆卷家六兄弟阻止科迪利亞的覺醒,他們翻遍古籍,終于找到阻止科迪莉亞占據小森唯身體的方法。而重傷逃走的里希特在密室被禮人化為灰燼,科迪莉亞再也無法復活。

這部動漫,女主角真的是圣母到令人無法忍受,男主角全是病態童年不幸的瘋子。除女主外,全員惡人,愛你,就要殺死你。但是男主角們的顏值和聲優真的絕,我喜歡大哥,你們喜歡誰。

END

第一季(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