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推荐」預警!都四刷了每一遍都能撩到我不能自已,「小受內心OS:砸昏他,必須砸昏他!」全程姨母笑qwq

預警!預警!!

這篇文真的巨撩,媽呀,都四刷了每一遍都能撩到我不能自已,內心狂喜,全程姨母笑qwq(つд⊂)

↪《你能不能不撩我》by焦糖冬瓜

〖溫斯頓(我的最愛)×亨特〗

作者文案是:小攻重生到失去小受之前,瘋狂撩受的故事, 最後He哈哈哈~

F1车神温斯顿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对手亨特,无论多少优秀的对手前仆后继,他依然是孤独的王者。
但是某一天温斯顿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亨特十八岁那年。

温斯顿:你是否愿意与我一起统治这个极速王国,做我唯一的王?

溫斯頓和亨特都是職業賽車手,文案裡的小攻之前失去小受是說小受當時車失控撞向了電線杆(心疼),然後就只留下了溫斯頓一人。。。

(今天的圖是因為小編實在找不到有關賽車的耽美漫畫或者漫畫插畫,流覽器一搜賽車漫畫全是《頭文字D》,所以小編就找了一些在影視劇裡扮演過賽車手的男明星的帥照,需要的話可以代入一下)

王一博本人好像真的很喜歡賽車運動,不過我找圖片的時候看到他好像是開摩托車競賽的

節選:

摩天輪不知不覺到達頂點,河水與天空交織,分不清界限。

一切都很渺小,世界卻無限寬廣。

「嘿,溫斯頓……我和你到達頂點了,這麼有紀念意義的時刻,你是不是該說點什麼,讓我印象深刻?」亨特半開玩笑地說。

「那麼你想聽什麼?」

「你不是伊頓公學畢業的嘛?來點兒有貴族氣質的?」亨特露出大大的笑臉。

溫斯頓並沒有開口,亨特也不覺得遺憾。

畢竟這傢夥能陪著自己坐摩天輪,已經是個奇跡了。

當摩天輪開始下降的時候,微涼的聲音撥開遊客們的交談聲,來到亨特的耳畔。

「若我有天國的錦緞,以金銀色的光線織就,蔚藍的、灰蒙的、漆黑的錦緞,變換著黑夜、晨昏與白晝。我將用這錦緞鋪展在你的腳下。」

溫斯頓的聲音很近,又很遠。

亨特訝異地轉過身來。

他在念一首詩,只是因為自己開玩笑要他展現一點貴族氣質。

亨特一直以為,如果真有人念詩給自己,他一定會覺得又矯情又好笑,可偏偏對方是溫斯頓。

他是那樣淡然的表情,沒有想過要取悅誰,只是因為亨特要他做,他便做了。

在他的聲音裡,泰晤士河與天空仿佛真的成為只屬於亨特的錦緞。

「可我除了夢一無所有……就把我的夢鋪展在你的腳下。」

溫斯頓微微傾向亨特的方向,亨特想要挪開自己的視線,可那雙眼睛的視線所及之處都是溫斯頓的領域,無論如何逃避,他都身在其中。

那裡面有太多他理解不了的東西。

太深,太廣……也太遠。

「輕一點,亨特。因為我的夢承托在你的腳下。」

就像一聲萬般不舍的歎息。

亨特第一次產生了這種奇特的感覺——他行走在範恩·溫斯頓眼底的國度裡,每一步都被對方小心翼翼地仰望拱托著,直到走入最深處。

〖嗚嗚嗚,真的整篇文都是這樣,巨撩巨撩〗

這裡還想放放溫斯頓回憶重生前失去亨特的片段,真的淚目qwq↓

節選:

亨特張了張嘴,不知道說什麼。

而溫斯頓也換了一個姿勢,撐著下巴,看著亨特。

在這樣的視線裡,亨特覺得自己好像在這樣的視線裡,亨特覺得自己好像去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亨特,我想說給你聽。」

「好,我聽你說。」

「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也是在一場慈善晚宴。所有人都在交談,忽然之間火警響了,賓客們蜂擁著往出口而去。我連煙都沒有看到,空氣裡除了酒精的味道什麼都沒有。」

「是不是有人誤動了火警?」

「嗯。當時我很鎮定,想著等到人們意識到那是誤報的時候,大家就會鎮定下來。但是忽然有人抓住了我的手,拉著我往人群裡面擠。那個人一直用力地拽著我,我從來沒有被人這樣拉著,那種感覺很特別。」

「他是不是拉錯人了?」亨特好奇地問。

「是的。他轉過頭來在人頭縫隙間看見我的時候露出驚訝的表情,而他的晚宴女伴在不遠處朝他比著中指,罵著髒話。」

溫斯頓的目光變得柔和起來,就連唇角也輕輕陷了下去。

「這哥們兒真慘。他的女伴肯定是以為他丟下她跑了。」

「嗯……」溫斯頓閉上眼睛,笑容更加明顯,「但是明明知道拉錯了人,他還是沒有鬆開我的手。後來我問他為什麼。」

「我猜猜看……」亨特歪著腦袋,在腦海中模擬那個場景,然後笑了,「他是不是說,反正都拉錯了人,被女伴誤會已經不肯避免,不如拉著你久一點,也就不那麼虧了。」

「對,他是這麼回答的。」

「咦?」

還真的被他胡亂猜對了?

在周傑倫監製電影《叱吒風雲》,

飾演賽車手杜傑克。

「後來,我們經常一起在賽前抽煙,一起在賽後討論本場的表現還有其他車手的技術。我們一起打網球,登山,還有去看極光……直到有一天他約我要不要一起出來燒烤,我說我想早點睡,他在電話那頭說我的生活作息就像老人。」

「你只是裝得像老人而已。」

亨特若有所指地笑了笑,無論是蒙特利爾的倉庫酒吧,還是倫敦的「莉莉絲之夜」,溫斯頓可不像表現的那麼沉冷無欲。

「九點多我靠在床頭,看著一本書,然後接到了那個電話……對方告訴我,他開著車撞上了電線杆,它砸下來,把他的舊吉普砸扁了……我覺得手機那頭說的事情應該是別人的事情,應該與他無關,應該都不是真的。我覺得我應該把我的書看完,然後熄燈睡覺,第二天就還能聽到那個傢夥的聲音,所有的這一切都是夢。」

「溫斯頓……」

「那天我超速駕駛,我的車隊跟我說有好幾個交通警察騎著摩托車在後面追我……但是我還是沒有追上他。我在醫院的走廊裡看見許多我熟悉的人在哭泣。醫生把他身上的臉上的血跡都清理乾淨了,他的身上蓋著白色的布。我對自己說,那也許不是他……他說不定還在手術室裡,雖然受了傷但也許過幾個小時醫生就會出來告訴我們他脫離危險了。可是哪怕蓋著白布,只是那線條我就知道,那是他。」

亨特的眼睛模糊了起來。

周圍的一切仿佛都被浸泡在了冰冷的水中,四下蔓延,逃無可逃。

「有人對我說,叫我不要拉開那張布,不要看……可是我怎麼可能不看?我一點一點掀開,看見我熟悉的柔軟的頭髮,看見他孩子氣的額頭,看見那個巨大的要了他命的傷口,我忍不住在想,他是不是很疼?他疼的時候有沒有想到我?」

溫斯頓的聲音還是那麼平穩,但亨特卻看見他的肩膀在顫抖。

「可以了,溫斯頓……我知道了……」

放到這又傷心了,不過大家莫慌,結局是He,力推,力推(雖然並不想有太多人愛上溫斯頓哈哈哈~)

就醬~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